爱米*阅

不是日志,不是剪切板

那些血浓于水的故事 - [总结|L .Tidy]

发布时间   2010-12-09 @ 23:08:00 标签    家族 编辑 | 分享 0

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http://www.blogbus.com/amixyue-logs/87968002.html

作者按:

有些故事,被讲了无数遍;

有些岁月,旧得可以脱落;

有些感情,安静而动荡;

有些事情,写下来就是为了沉积、为了思考、为了不再重复。

张氏,母亲的家族。祖籍陕西省岐山。

经济

算得上实实在在的大户人家。在爷爷小时候,家里还是有几等的仆人、有些数目的马匹和车子、各种复杂的七大姑八大姨的关系的。

政治

祖上是什么身份,至少我是不能考证了,爷爷只说是做过几任朝廷官员。

等到爷爷的父亲这一辈,先出了个西安国民党军区司令,这丫太善良,看着国民军撑不住了,就丢了官帽回了老家,想清清闲闲地过安稳日子。无奈,在文革中,被各种没有文化、缺乏全局观、爱凑政治热闹的农民、土匪、红卫兵拉出去折腾,一来二去得就给活活折腾死了。

再又有过教书先生。那个文化极度贫瘠的年代,“先生”可是至高无上的称号。话说这先生又在县上很能说得起话,听说不管有什么大的争端,只要张先生到,双方都会给张先生点面子的。这点很像电视剧。

学问

大户人家,书香门第,读书人多。那些个年代,村里读书人基本都和张氏有着或多或少的渊源,之后恢复高考,村里能考上学的,又都出自张家。和谐社会,出自张家的读书人也不少,散落在武汉大学、北京大学、华农等高校。

感情

爷爷那一代起,文革华丽丽地开始。

先是抄了家,一夜间一贫如洗。再是各种被运动、被折腾。

再是被鄙视。母亲说小时候,去报名、去上街,别人问家里成分,她都是死都不说的,直到这群无聊的人无聊够了放弃这个话题。于是,母亲现在都相当得敏感、怨愤,被那个年代折腾得不轻。

再是婚姻。爷爷说,一个同辈的哥哥,一表人才,可全村、全县,都没有人把姑娘往家里嫁。谁愿意把女儿推向火坑,没好田、没粮,身后还刻着个地主阶级的烙印!终于跨省,在甘肃说着一门亲事,别人敲诈般得一次次地列着长条上门索要彩礼,就是结婚前一个时辰,都扔下话:“不给这份彩礼,女儿不嫁了!”

再是家族矛盾。人穷了,志不会长到哪去。分家产、攀亲、疏远,电视里该有的桥段都有了。自己看电视吧!

邢氏,父亲的家族。祖籍陕西省岐山。

经济

据说祖籍在“某”家村,类似张家界、石家庄,这个“某”首先不是邢,也就是我的祖宗是迁到这里的。背井离乡、迁徙到非自己姓的村落居住,应该挺落魄吧,我猜!

爷爷离世很早,在我爸小时候,因此,奶奶是个伟大的女人,拉扯大了3个孩子。这又是一个桥段。

政治

小百姓家庭。爷爷貌似是给共产党做过事的,但不是共产党。老家现在还保留着一个盒子,里面装满了各式勋章,干活真不赖!老爸是共产党,国企干部,“先进工作者”!我是共产党,某大学本科,某大学准研究生,某上市公司职员,各种不靠谱!

学问

真不怎么有学问,但朴实本身就是一种学问。

太早无法考证,爷爷下世在我出世前,和老爸交流少。所以:爷爷没怎么读过书,老爸技校,我大学。

感情

婚姻很传统。父母主事,为的是家丁兴旺。

村里人都说爷爷为人处事非常 nice。他和你谈话后,会一个人把对话内容从头到尾复述一遍,理清楚是不是有些话没有说对,有些有歧义,有什么事需要自己立即处理的。劳心者劳身啊,离世也早。

奶奶很传奇,农村妇女,却写得一手好毛笔字。她的故事,我却从不知晓。

老爸处理感情和亲情,如我一样,不善表达、缺乏理性、一团糟。不说了!

 

我是称为结晶的东西

父母怎么结合的,没有人告诉我;

他们有米有爱情,没有人告诉我;

至少他们有结晶——我就是那个称为结晶的东西。婚姻的成败,最终落在了结晶上。爱情就是浮云。

我集有两个家族的印记:敏感,厌恶没有文化、缺乏全局观、喜欢凑热闹、没有个人观点的一群人,身为中共党却不那么又红又专,乐于劳心伤身。

不过,我写得一手烂字,成于教育、却厌恶教育,做事不靠谱。

当两个家族,都壮怀激烈地等待振兴,寄予的希望应该会打水漂吧,我猜!

分享到: